<big id="mpynf"></big>
    <legend id="mpynf"></legend>

    1. 【中國音樂產業發展論壇】議題一:在新時代如何釋放音樂創作活力,增強民族自信

      時間:2017.12.12 瀏覽:22


      2017-12-12 東郊記憶




      中國音樂產業發展論壇



      會議時間:2017年11月27(下午)

      會議地點:東郊記憶音樂公園(演藝中心)


      議題一

      在新時代如何

      釋放音樂創作活力,增強民族自信

      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副院長

      議題主持人

       趙志安 

            首先感謝組委會第二次邀請我來到成都參加今天的論壇。今天下午的主題是在新時代如何釋放音樂創作活力,增強民族自信心。首先新時代概念,我們也知道在“十九大”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新時代社會主義理論,可以說中國由咱們的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建設一個社會主義強國,我們的音樂產業在這么一個時代的背景下,也是迎來了一個新的發展契機。

            前不久在我們傳媒大學舉辦的第四屆音樂產業高峰論壇上面,由我們傳媒大學項目組和其他專家撰寫的《2017年中國音樂產業發展報告》可以看出數字科技創新業態,新的業態都成為促進音樂產業發展的新動力,可以說音樂產業發展在這個新時代已經迎來了一個新的發展機遇。今天我們講的這個話題就是激活音樂創作活力,這個來講其實也帶來很多的問題要思考,比如說什么樣的激勵機制、版權保護的問題,包括產業鏈各環節利潤的分配,甚至高品質內容的評價、審美性,及娛樂這一塊引導和適應消費者關系的處理等等;另外一個話題就是我們講的增強民族自信心,可以說“十九大”報告里面一個最大的亮點是在原來提出了一個文化自信,中國音樂里我們的傳統音樂和少數民族的音樂,有著光輝燦爛的歷史,也是中國音樂文化當中一個璀璨的明珠,如何在今天釋放它的光彩,為音樂產業發展的發展貢獻它的力量,今天我們邀請的各位嘉賓涉及到音樂產業從創作、表演、制作、出版、經濟推廣……整個產業鏈的都有,下面請各位嘉賓就這個話題,結合他們自己的工作來聊一聊。

      ? ? ? ?


      內蒙古電影集團副總經理

      內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社長、總編輯

       臧志君 

             我很高興在這里發表自己的意見,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平臺,上午聽了很多業內專家和企業者講話、講音樂產業的事情,很受教育,很受鼓舞。我是內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的總編輯,民族音樂作品,這也是我們主要的一個業務模塊。我想我們第一個就是要抓源頭、第二個要抓內容、第三個要抓原創,這是我們的一個理念。今天的命題是新時代如何釋放音樂創作活力,增強民族自信?這個話題我準備用四句話,一個就是我們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既是要有形式,還要有內容,更要接地氣,年輕人喜歡傳統文化,讓大家獲得對美好生活的滿足,好的音樂作品之所以能夠傳得開、留得住,就是作者對生活的深刻觀察和感悟融入作品之中,不是這樣的話,你的作品是不會感染人的。好的作品是思想性跟藝術性的完美結合,要求藝術工作者一定要加強自身的修養,實現社會價值。在推動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背景下,當代藝術工作者應該從文化立場、價值取向和服務意識這三個方面認真地思考,端正創作思想,在藝術創造內容和實際上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真正把社會主義新時代融入藝術創作,陶冶心靈、提升境界、振奮精神等等這些方面引領群眾煥發出奮發向上的精神追求,從而實現藝術工作者自身的社會價值。上午鄒總講作品是非常重要的,原創是我們的根本,所以我一直做民族的,而且是最基礎的,我做了中國蒙古族基于長調、短調系列的民族文化都做起來了,這個我們這一下子投了四千多萬。

            音樂傳播的局面隨著信息時代的發展有了巨大的轉變,當今音樂的傳播方式已經由傳統的CD、廣播影視的傳播形勢,轉為網絡終端的下載了,這種途徑擴大了人們對音樂的選擇,給人們帶來了聆聽和欣賞的便利,人們可以自由自在在網上抒發音樂帶來的直接體驗和感覺,網絡使藝術走進家家戶戶,或者是億萬人民的手中,在這方面得到了廣泛的傳播。隨著科技的迅猛發展,大量的科技因素進入了音樂行業,科技音樂的融合讓相對傳統的音樂行業更加便捷、更加時尚了,并成為一個大的趨勢,音樂產業化發展蓬勃向上繁榮興盛了。音樂行業的產業鏈很長,我們知道從創作、生產、存儲,到版權、渠道、平臺、線上、線下這些基礎環節,一直到到文化、商業、跨界等環節,這些年來受到科技的改造,所以說文化從事者有敏銳的時代意識,發揮好文化和科技的融合作用,這是我們必須注意的。

            第三點要注重優秀文化的傳播與落地,中國音樂博大精深,自成一體,帶有獨特的中國傳統氣息,我們應該自豪地對待中國的音樂文化,它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包含著中華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這個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志,不僅是為中華民族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富的滋養,也為人類的文明提供了獨特的奉獻,不僅鑄就了歷史輝煌,而且還閃爍著時代的光芒。但要有包容的心態,吸收西方優秀的文化,因為我們很多音樂的技術來源于西方。第四鼓勵民族創新出版,我們近年來著力于搶救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以及現在包括大量的草原歌曲唱片的制作,也是在為弘揚民族文化作出貢獻。所以對民族音樂文化的發覺和傳承,鼓勵民族音樂產業創新發展在繼承優秀文化傳統上的發展,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我們要講的概念是對堅持“雙百方針”,堅持“二為方向”,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理念,創造出不愧于人民,不愧于這個時代的精神之作。

            習近平同志在“十九大”報告中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事業發展,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廣大文化工作者不辜負時代的召喚,不辜負時代期待,堅持傳承創新,為人民創作出更多更好的新品。我們說音樂與什么結合,音樂要與旅游結合、音樂與文創產品結合、音樂與網絡、我們的線上線下、我們的商業模式都要進行一個完美的結合,所以音樂產業的發展就說明了一個,就是說我們與時代結合,與現代的科技進步結合,與現代的經濟社會發展結合。


      主持人趙志安:


            謝謝。我覺得臧老師來是比較特殊的,因為中國的民族音樂構造,除了傳統的漢族音樂以外,像蒙古族、維吾爾族和藏族,包括西南的少數民族。應該說在弘揚民族音樂文化這個領域可以有雙重的角色。在“十九大”以來,包括最近咱們提出了“一帶一路”,包括鼓勵文化創新這一塊,臧總你們結合這一塊有沒有一些具體的措施和思路?


      臧志君:


            我們提出要做源頭,我們要創新,什么樣的創新?在民族文化方面,就是要在民族文化的基礎上創新。上午鄒總講了要拿作品說話,這是一個。另外我們做音樂產業,怎么樣把產業做大,這就是不同的形式,不同的內容,要通過我們現在時尚的這些音樂消費手段來進行一個結合。當然,我們現在說作為政策來講,我們新媒體的市場更大了,將成為內蒙古最大的音樂平臺,其他我們也要做平臺,內容為王,渠道很重要,平臺也很重要,但是最根本內容是最重要的,積累大量的內容今后不怕沒有渠道和平臺,這是我的一個觀點。

      ? ? ? ?


      廣東國家音樂產業基地廣州太平洋園區總經理

       劉欽隆

       

            我就沒有那么多的理論,我們公司是跟改革開放一起誕生的,從我們做唱片近40年,我們大概有二十年輝煌的日子,也過了十幾年不輝煌的日子。為什么說這個?我們要首先理清產業源頭上游在哪里?我們認為很可能是我們詞曲作家,我們廣大的藝術家。大家不用回避的話題是十幾二十年來我們留下和傳下經典的作品確實不多,我在這里想呼吁的就我們行業,我們音樂的行業,我們音樂的受眾要維護我們詞曲作家的尊嚴和給他們營造一個生存的環境,我覺得這個非常的重要,如果要創造更多更好作品的話,我們要把這個環境的源頭理清了,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現在對源頭我們這幾年確實是影響比較大,因為我是跟很多老的詞曲作家、跟我們太平洋包老師保持著非常好的關系,包括老一輩的藝術家保持非常良好的溝通,有時候跟他們聊天很辛酸。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臺灣著名的作家劉家昌老師的講話,他一輩子做2500首歌,大家最熟悉的《我的中國心》《一簾幽夢》等等,他說這么一句話,“你們廣播電視,你們的藝人他唱我的歌,能不能給我說一聲,我不一定要錢,能不能尊重我一下?”這一句話對做音樂的人是很震撼的。有的歌手在日本演了一場,他說“我在臺灣可以買一套很大的房子”。

            所以在今天怎么樣繁榮創作,首先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其實我們現在很多種青年的詞曲作家,也幫我們寫了非常多的歌,我們一直做原創。我體會很深的是我們這一次做一個建軍90周年的五百首歌,其中一半是“十八大”以來的新的歌曲,我跟他們交流的時候,他們說你免費用,我就免費授權給你,其實我們的藝術家是非常高尚的,但是他確實需要尊重他,得到人們的尊重。有些我們可能反映說很多詞曲作者不寫歌了,給企業寫歌了,其實迫于無奈,他迫于生存,所以給企業寫歌,賺點生存的費用。所以我覺得這個可能說的比較消極一些,但是確實我們從事這么多年唱片,我覺得這個體會是蠻深的。再一個是我們現在各種傳媒機構也好,包括意見領袖也好,有一位老藝術家說,“我寫了這么多的歌,出來唱的都是大腕,大腕是得出很多錢才可以唱歌!”所以這個是值得思考的問題。還有一個是唱片公司,有非常強的創作團隊,為什么過的如此不好?我們看現在或者是過去音樂最繁榮的時候,包括現在在歐美市場看,真正做出好產品,培養出好藝人的一定是唱片公司,因為他能力沉下心來精心打磨一首歌,不是想象用鍵盤就可以做一首好歌曲在網絡上傳播,即使火了,過一段時間也記不住是誰唱的。所以唱片是一個核心,不管是政府還是企業都不要忽略唱片公司,下來要繁榮也好,要發展也好,我覺得對唱片公司,唱片行業也要一個尊重和支持。

            再一個是內容,我覺得我們很早很早提內容為王,這句話永遠不會錯的。太平洋一直堅持原創經典、精品,盡管最困難的時候我們熬過來了,我們跑過來的,我們有非常豐富的資源,當你有達到一定資源作為籌碼,當你有一定的資源,而且你善于用自我維權,那么我覺得唱片公司只要堅持不懈的去做內容,最后的勝利者一定是唱片公司。今天上午我們平臺的一些老總也在說,在討論這個問題,跟國外我們現在整個狀況來看唱片公司是可以跟平臺叫價的,所以作為唱片人,我們還是靜下心來,盡管我們現在做了很多的音樂傳播的不是很好,但是我覺得最有一天一定會活起來,一定會讓我們的音樂產業繁榮起來。謝謝大家。


      主持人趙志安:

            其實太平洋唱片公司也是在我們國家音樂產業領域有他特殊的地位,因為最早就是在咱們中國流行音樂發端的時候,也是引領了行業的發展。另外一方面有很多的傳播音樂的積累。問一下劉總,這兩塊的話,公司具體來講對這一部分有沒有一些思路,或者是一些項目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的?


      劉欽?。?/p>

            因為太平洋基本上是40年,我們在不斷地做,尤其是音樂這一塊我們這幾年除了為老唱片進行搶救、整理以外,我們最近也是做了一個,從廣東這一塊越劇我們省里面在做,還有潮州音樂、客家山歌等等,我們已經在做一個系統,接下來民族音樂、地方音樂我們會下大力氣去做,而且結合目前唱片市場我們現在的受眾是一種高端化的受眾,所以我們也是引進了一條全新的德國生產線正式投產了,所以我們也會推出一大批唱片給我們廣大的消費者。

      ? ? ? ?


      波蘭克拉科夫國立音樂學院教授

      波蘭肖邦文化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張威 

            大家好,首先感謝有這次機會到國內,到成都來參加此次會議,作為波蘭的肖邦基金會來這里交流一些看法,時間不是很多,我從幾個方面介紹一下我的意見。我感覺什么是音樂?就是說好多人說音樂是什么,娛樂是什么,但是我想說音樂是人類想尋找一個新的,其實是一個新的聲音、一個新的東西、一個過程,音樂就是尋找新的聲音開始的,最早在一萬兩千年前,在非洲,在某一個部落樂器是怎樣產生的,最早的樂器是人很簡單的敲腿,或者是擊掌,這就是最早的樂器。人類和動物很大的一個區別就是動物是可以模仿的,但是沒有創造力,而人是有創造力的,比如說擊掌或者是擊腿的聲音是不一樣的,我就有一種感覺不一樣的,以后擊掌和擊腿滿足不了我的需求了,因為人是有需求的,就開始用木頭最早的一個樂器就是手環,這個手環是由串起來的那種貝殼什么的,在舞者跳舞的時候,根據節奏手環和腳環發出不一樣的聲音。還有非洲的最早是鼓,就是把一個木頭用石頭,用一年的時間敲一個洞,這就是一個過程,這是遠古時期。到了古印度、古中國、中國也是,還有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巴比倫的前身是蘇美爾人的文化,第一個能彈的豎琴就是蘇美爾人發明的。古代中國其實在這個領域是非常先進的,最早的樂器,是德國南部霍赫勒看到一個的古笛,用鷹的骨頭做的笛子,七個孔就可以出一個音樂了。我認為由歷史到文藝復興時期,到波洛克,文藝復興出了很多的樂器,那時候已經形成了很先進的聲部系統了,從高音到低音的系統。

            我想通過所有這些歷史介紹我的意見,我的想法是說其實作為一個中國人,不管在國外長大,還是國內,民族文化能不能像德國工業一樣發展,因為樂器不單是演奏,但是不懂原理是不可能的,要把制作,從制作當中的研發搬到中國來,讓中國形成一個自己的系統。


      主持人趙志安:

            您在波蘭長大,對波蘭的人文歷史是非常熟悉的,其實看西方的音樂發展歷史,比如說肖邦他的藝術特征來說的話,他的那種基于民族性的革命性,他是作為波蘭民族文化的精神象征。我們今天講加強民族自信,是想中國不光要發展起來,還要發展軟實力,把傳統的藝術也有一些傳播,我想這一塊您有沒有經驗分享,覺得他們在波蘭像把肖邦作為他們的也算是音樂文化的寶貴的遺產,在這一塊可以值得傳播的?


      張威:

            肖邦第一個作品技術的先進性,是突破所有作曲的,不管是中部和高部,是把鋼琴的技巧和結構發展得非常到位,并且波蘭人管理方面就把肖邦當成瑰寶,每天有很多的宣傳,不管是國內還是世界上都有很多的宣傳,以各種的形式包裝,現在有多媒體的形式,還有各種形式,比如說在亞洲國家很多,在中國也有,在日本、韓國有很有名,然后在自己國家建立了很多肖邦的一些機構,比如說肖邦的一些博物館,免費的讓大家都去參觀,都去聽音樂會,每周都有音樂會,小孩子的音樂會,還有大人的音樂會,還可以跟音樂家互相交流,跟音樂家同臺演出,或者是音樂家伴奏這些是很好的活動,我們可以去了解一下。

      ? ? ? ?


      深圳大學金鐘音樂學院藝術實踐中心主任

       高雯麗 

             大家好,非常榮幸收到組委會的邀請參加我們的高峰論壇。前面上午聽了很多領導,包括很多在線平臺的一些老總的談話,說實話聽的我有點兒興奮,下面又那么多專家聊了很多。我想我今天聊天的話題跟我之前想的可能有一些改變,既然我們這個題目叫如何釋放原創音樂的活力,我想從原創音樂說起,為什么我剛才說到那么多的領導和我們的在線平臺的董事長講完話以后很激動,我看到原創音樂的曙光,看到了原創音樂的春天。原創音樂或者說我們獨立音樂人其實在這之前一直是在一個困境當中,在一個惡性循環里面,他們生存現狀是非常不樂觀的,因為我的很多學生他們在做原創的音樂,他們沒有資金,沒有平臺,他們的作品沒有發展的機會,然后因為他們也不是什么明星,很多電視臺都是大量地造星,沒有人關注原創,沒有人用這些新的音樂,用這些新的面孔,因為收視率很低,它就是一個惡性循環的。我有時候看到我們中央電視臺十五頻道,偶爾在家里做家務事的時候打開聽一聽音樂,五年之內發布的新歌寥寥可數,鳳毛麟角,為什么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面?我們的原創音樂人,我偶爾聽到很多原創恰恰是一些什么古鎮上,在自己的小工作室里面用一個鍵盤做一點兒產品出來,在古鎮放一放,賣十塊,二十塊,為什么原創音樂人員走入這樣的困境,他們的生計難以維持,從何來談他們創造的激情?!所以我今天上午開會聽到我們在線音樂平臺的很多老總說到我們愿意,會加大我們更多資源,換句話說給出很多的資金來扶持我們的原創音樂,所以我說我們的原創音樂將會迎來春天,包括我們這一次組織這個高峰論壇的主委會,我們的東郊記憶,我來的時候也有聽說有一個“雙百計劃”打造百名原創音樂人、獨立音樂人,打造一百首原創歌曲,我覺得我們很多的音樂產業的這種企業也好,還是我們的在線的音樂平臺也好,能夠關注到這一點就說明了什么問題?的確我們缺乏新的內容,缺乏新的面孔。

            比如說趙雷在去年參加一個綜藝節目之后,爆火了,讓很多的電視機觀眾認識到了他,其實在早于我們的電視觀眾之前,我們的網易云用戶其實就已經認識了趙雷,也屬于他《成都》這首歌,為什么是在他參加這檔綜藝節目之后他才爆火呢?曝光率,因為曝光率,所以他又增加了很多很多的粉絲。那在同年去年12月份我關注到網易云又投了大量的宣傳和資金為他打造了首部專集,他以十天賣十多萬張的好成績,取得了勝利。這對于一個獨立音樂人來講是一個非常非常難得的一個好成績。所以我覺得我們的原創歌手,我們的獨立音樂人需要我們的在線音樂平臺,他們需要的不是說我簽下你這個藝人,我來拿錢收你的歌就算了,我們的藝人,我們的這些原創的創造人需要的是我們在線平臺的更多的資源,他們想做的更大,在線平臺不光是他們走向更大的平臺的一個入口,我相信也是庇護他們的港灣。所以我今天參加這個會議,我替我們學生今后的出路感到高興,也為很多很多的原創音樂人,我們很多的獨立音樂人感到高興。因為不光是我們的東郊記憶這個音樂聯盟會打造有這么一個“雙百計劃”,我知道包括我們A8的劉董事長也是有扶持原創音樂人的計劃,還有蝦米在線平臺,也有“尋光計劃”,也是尋找沒有曝光的少年,準備加大投資和資源去挖掘很多新的人才和好的內容,所以我想在不久的明年,我相信明年我們的原創音樂會有很大的一個發展,我們會看到很多很多的新面孔,聽到很多很多的新內容。

      ? ? ? ?


      貴州省歌舞劇院歌劇團副團長

       楊春念 

            大家好,非常高興今天能夠來到成都。按道理來說,我是十年以前離開成都,今年剛好是十年以后回到成都,因為我在成都念的大學,畢業以后我就回到了貴州,我是貴州侗族的歌手,所以我說當年離開這里是帶著夢想回去的,本來可以留在成都,或者尋找更好的機會,但是為什么回到貴州?因為我覺得我有一個情懷和夢想,2006年參加中央電視臺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那一年可能第一屆原生態的唱法不知道在座的有沒有觀眾看過這個節目,就是我們的侗族大歌“蟬之歌”組合是當年最受歡迎的組合,獲得當年的二等獎。比賽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鄉,我覺得因為那里是我的根,我要回到那里去尋找我的夢想, 因為我學的音樂劇的專業,我的論文是如何尋找中國式的音樂劇。在這十年當中我一直懷著這樣的夢想去尋找自己的夢,在2016年的時候出了自己的一本書是《侗族單聲歌》,是侗族大歌以外的一本書,在16年有完成了自己的夢想,中國首部侗族音樂劇,參加了16年的第五屆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獲得了當年的優秀的音樂獎。

            今天回到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十年前帶著夢想怎么樣去奮斗的,以結合今天的主題在新時代如何釋放音樂創作活力,增加民族自信心。我想這一句話最重要的有兩個詞,一個是創作,一個是自信。這在十年當中不僅僅是完成自己的夢想,我也是在創作中,為什么出了《侗族單聲歌》這本書,因為這里面有117首歌,有114種侗族的音樂,其實是一種偶然的發現。因為當年我們在參加完這個比賽以后,主持人朱軍老師問了一句話,“什么是侗族大歌,為什么叫侗族大歌?”當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這個問題,看似很簡單,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只從專業的角度回答他,我說侗族大歌是無伴奏,無指揮的,多聲部的合唱,這是音樂專業的角度回答的。其實我想一個民族的音樂是跟這個民族的生活是息息相關的,你真正想問什么是侗族大歌,請到侗族來,聽一聽侗族人的歌,感受一下侗族人的生活。所以比賽完我回到了家鄉,用十年的時間收集侗族音樂進行歸類。歸類的時候發現原來我們的侗族的單聲部歌曲也非常的豐富多樣,在這十年的過程當中,我除了平常的演出以外收集歌曲進行分類,得到了一個非常大的收獲就是我們說創作我的感覺一定要去熱愛,愛我們自己的所從事的工作,愛我們的民族,去發現她,去挖掘她,在這個過程當中她會給予你意想不到的收獲,我的這本書實際上就是一個意外的發現。

          其次這是一個長期的積累和堅持,現在有很多這樣的平臺,所以這一次我也非常感謝主委會給我這次機會,邀請我到我們這個高峰論壇,談談我的感受,其實就是年輕人一個平臺,擁有很好的平臺以后,我們的民族音樂也會走得非常的好。給了平臺以后,也是給年輕人一個優越感,因為當我們有了夢想、有了積累、有了創造以后,如果沒有平臺這也是白費的,有了平臺其實就是鼓勵年輕人的信心,他有了更多的粉絲,有了更多的聽眾,增加了他自己的信心,在這個新時代如果有更多的年輕人喜歡做自己的事情,給予這樣的平臺不停的在創作自己好的作品,我相信這個時代用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所譜寫的樂章來謳歌這個時代所唱的主旋律,無論我們是創作,還是創新,還是發展,我想整個民族的自信心都會增加的。謝謝大家。

      ? ? ? ?


      中國香港藝能特高集團有限公司首席運營官

       蔡日升 

            大家好!我是來自香港的蔡日升,今天非常榮幸參加此次峰會,很小的時候我知道父輩,比如說劉德華、張學友、梅艷芳……當然包括我爸爸媽媽他們天天忙碌在干什么,在十年前我都不知道紅館舞臺燈光音響音樂等等每次是怎么重現給大家的?反正小時候我記得媽媽說,我的爸爸不是在紅館,就是在紅館的路上。作為新時代的香港青年,我的成長伴隨著香港音樂的成長,我相信有眾多香港音樂從業者融入祖國內陸的懷抱,參加內陸的音樂產業發展。我9歲開始在美國繼承中華傳統文化的同時,學習最先進的流行音樂技術和藝術,進入2000年我開始慢慢參與眾多的全球演唱會,現場音樂的創作和制作,知道了香港流行音樂的方式,讓開放融合講述中國的故事。

            我來到成都無數次,我們愿意用音樂給大家帶來快樂,我們香港藝人將和成都一起進行全產業生態線上線下一體式、多維度的全面合作?,F如今唯一不可被電商替代的消費形式所剩不多,我相信演唱會現場音樂就是其中之一,我想通過新時代的香港新青年和新時代的成都青年,我們一定能夠在全域成都音樂化、全產業鏈音樂化、全生產要素音樂化的過程當中,打造對行業,對時代,對未來的新自信。謝謝大家。

      ? ? ? ?


      著名音樂人、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理事

       洪啟 

             看了這個標題,挺有點兒感觸的,講幾個小故事。

             第一個是二十四年前我剛到北京、剛開始學習創作歌曲,去酒吧玩。一幫北大韓國的留學生坐在那邊喝酒,我們坐在另外一桌喝酒,韓國人唱歌非常的整齊,不管唱什么歌曲,流行歌,還是民歌。而我們唱歌的時候連詞都記不住,一點兒都不自信。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歌唱是可以讓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或者一個個體變得有自信的東西。

            我的一個小兄弟是狂熱的嘻哈音樂的愛好者,他看不起任何的中國民族民間音樂,他說太土了,新疆的民歌,蒙古的民歌太土了,江南民歌也土,只有美國的音樂是最時尚的,最好的。后來他全家移民去了紐約。兩年前他給我發微信說:洪啟,我在紐約街頭我跟媽媽在逛街,突然轉過一個街角聽到一段二胡樂曲,我的眼淚突然就流下來了,我問為什么?他說突然才發現民間音樂是自己骨子里帶著的基因。這個事情對我的觸動很大。

            我是新疆人,從小生活在民歌的海洋里面,新疆有一個達坂城,就算你不知道那個地方,也不會不知道那首歌《達坂城的姑娘》。這個歌曲給了我們美好的感受,給了我們對這個國家,對這片土地、對這個民族的自信,我自己首先是一個音樂創作者,我覺得釋放音樂創作活力一個最主要的動力,就是在不管經濟好還是不好的時候,有錢沒錢的時候,作為一個創作人,能夠隨時隨刻地發現生活里的美好事物,感受到美好的人。由此激發自己寫出好聽的、動人的歌,謝謝大家。

      ? ? ? ?


      主持人趙志安:

             感謝洪啟,他其實是今天在座中真正在做創作的人,包括寫曲也是有多年的經驗了,所以對這個釋放活力有更深的感受。今天本身有一些話題要展開的,但是因為時間的關系,我們這個論壇就到此為止,下面再交流。


      東郊記憶音樂公園

      中國·成都 成華區建設南支路1號







      share
      copyright © 2019 東郊記憶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備17026043號-1 技術支持 | 惠英融創
      版權所有為成都傳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
      先锋影音AV最新AV资源网,深夜A级毛片免费视频,国产区精品系列在线观看不卡,特级婬片女子高清视频
        <big id="mpynf"></big>
        <legend id="mpynf"></legend>